购买武夷山正宗金骏眉、大红袍、正山小种、肉桂请 点击 加 QQ 咨询。一斤也是批发价,全国货到付款!

普洱茶那些形形色色

茶艺茶道 武夷山茶叶网

某天傍晚,大学同学约我去她家和他老公茶叙,因她先生痴迷普洱。本来晚上归家我一般都不出外了,听闻她先生喜爱普洱,使我有了兴

某天傍晚,大学同学约我去她家和他老公叙,因她先生痴迷普洱。本来晚上归家我一般都不出外了,听闻她先生喜爱普洱,使我有了兴趣,饭罢,踱着碎步匆忙没准备带了些2011刮风寨和神秘一前往。

同学先生很发烧普洱,首先让我参观了他家的普洱储藏室,看罢我突然有种欣慰感。离开金融业投身普洱茶时,一直感觉这个行业很狭隘,太传统,和飞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有些脱节。一直越来越到后面,因普洱认识了一个又一个各行朋友与精英后,发觉原来大家成功后,享受人生途中常常有普洱,我才感觉幸好没有入错行。

参观完同学家那袖珍不大但也占据了一个房间的普洱仓库后,我们立即坐下来抽烟喝茶,虽然和同学老公没有过正面的交道,但因普洱而结识的朴素心态让我们马上没有隔阂。首先他泡他的2012易武春麻黑古树茶,话语中我感觉他对此茶充满感情和未来转化的期待。而我先默默看了一眼茶底,然后就慢慢点燃一颗香烟,期待那一两泡,原因听他说过一句话,我内心似乎已经有了答案。他告诉我这是他的一个很厉害的朋友上山做的,他朋友用鼻子一闻就能辨别大树台地,听罢我忍住没笑,谨慎让我觉得的确山外有山,也许真有你不知道的。我打算喝完这泡茶再说,其实喝茶前我已经看过叶底了,多年上山的经验让我多少已经有了一些预判。

茶冲泡出来后,我验证了首先它是易武片区茶,但水较粗,滋味不够鲜爽,较单薄,两颊回甘生津突出,深喉感觉一般,六泡后,我把叶底倒出来,想找出朋友老公说的纯春茶依据,但翻弄了半天,我没有找到,懂行的朋友看到这里已经知道我在找啥了。

心目中虽然有了答案,但我还是打算默不作声,看看朋友老公泡的第二泡茶。第二泡茶出来,我喝了一口,问他是不是有人和他说这是老班章的,他说不是,我再问他是布朗吧,他点了点头,告诉我这是布朗山+纳卡山的大树拼配茶,三泡过后,我告诉他这茶我喜欢,正路。是不是乔木已经无所谓了,因为要收藏,所以很容易判断它前途无量,朋友说茶底超过福今,我想完全有可能,福今茶的特色也是布朗系,这个茶配的有厚度,浓稠,滋味丰富,层次感明显,唯苦涩度大,符合布朗特点,至于是否有纳卡,我从滋味中找到纳卡的影子,但我不认为是乔木的,本来纳卡乔木就少,收集的不容易,谁会舍得拿它去拼,本来纳卡就很有特色,拼岂不是浪费了。但此茶有收藏前景,因为他会转化的比88青更好喝,只是时间会长些,若让我估计,可能要十年以上。

第三泡茶,是“SP”的老班章,“SP”是前村长还是书记啥的,在景洪我去过他的代理店喝茶。但我本身不迷信这些光环,只有不懂的茶油才会对村长支书等有感觉。喝之前我首先问他多少一饼买的,他告诉我900多,我换算成公斤大约2600元一公斤,立即又有一些答案出现在心头了。

果然,两泡后,我忍不住和他说,这茶太不纯了。易武茶水细,柔顺,勐海茶浓烈但水粗,但老班章例外,它是勐海茶中水最细的,而且相对其他布朗系而言,它也较柔顺,但此款茶感觉不出这两个特点,另外老班章口腔冲击感不会比布朗茶烈,只是茶气是最强的,那种超然于口腔之外的体感才是最猛烈的。此茶太过爆裂,苦但不柔,滋味过于外露,内敛没有,和纯料老班章相差甚远,应该属于有老班章原料的茶,而且,就商业角度而言,价格貌似也过低,价格低显然是不对的,价格高有可能对也有可能不对。

因为时间关系,我只和朋友匆匆泡了一泡2011刮风寨,告诉他什么叫厚度,油润,但因为正处转化期一个重要阶段,香气淡了很多,影响了滋味,只是随着转化,它会重新出现的。开始我没有太过刻意评价朋友的易武茶,但我把泡过的刮风寨叶底倒出来,和他之前的2012麻黑古树对看,找出一些依据,告诉他什么是春茶特征,在对比一下叶底肥厚,后来我终于忍不住了,告诉他他的茶是易武茶,但雨水+秋茶为主,应该木有春料,是不是麻黑,我也模糊,若是这样的季节料组合麻黑与否已经不是重点了,基于深喉木有,我保守和他透露,树龄也不会太老。

回家路上,我想起朋友问我一句话“你人不认识一个叫啥啥的人,年纪挺大,他名气很大的,在茶区”,我想很有可能他在你们这个圈子里有名气,但我在料区见的牛鬼蛇神多了去了,各个都“大名鼎鼎”。至于那个“用鼻子就能嗅别出大树小树”来,我想真有也不奇怪,但这么厉害为何做出一批雨水加秋茶忽悠人家春茶呢?临别我告诉朋友,若大师不卖茶可选择信,若大师卖茶不要去迷信,但可以验证后再入手。

正因为是大学朋友的老公,这么痴迷普洱,我才认真对待,否则我只会当众多初哥一般,只是大学同学老公对我的认识尚流于肤浅,临走我把我的博客地址给他,相信他看完我的博客,从此玩茶将会有了一个坚实的依据,同学一场,你老公不玩茶则以,玩茶碰到我难说不是福音。

回到家里,时间尚早,于是和淘宝一个北京茶油吹水,茶油一直以来对我不服气,我对他的态度,则是大棒加萝卜,生气的时候我会恶劣他几下。这个北京茶油在我淘宝买茶超过五位数,但一直以来我都要手下去接待他,因为我一和他聊就生气,我两显然八字不合,以我脾气,我只会对卖给他的茶负责到底,但我不负责迎合他,以我对他普洱知识的判断,他遇到我也是福音,但显然他有不同理解,他还是亦步亦趋的感觉,我没有功夫和他绕。我记得他那晚又和我探讨普洱的未来,我告诉他去看我文章,大方向,我猜个七八有了。他神秘兮兮告诉我,其实未来机会无限的在“大树配”,开始我听的有些莫名其妙,什么叫“大树配”,他说是大树配台地。我说那直接说拼配茶算了,何必非要强调大树,说大树无非是强调价格而已,这个价格从何而来,就是从口感而来,若是拼配就从口感去找价格的依据,大树不大树其实已经无所谓了,“大树配”,天知道又是哪个高人绕出个有姿势没实际的名词。

和这个北京茶油一聊就是掐,他总想找出一些他玩论坛玩出的新意而我所不知道,但其实,论坛虽然我不玩,但以我专业直觉一听就知道哪些又是名义上的新颖,实者是煞有其事而已。“大树配”后,朋友又扔出了离地发酵和竹篓发酵,离地发酵,我这个月听过了三次了,我不晓得离地发酵的初衷是啥,因为即便离开地下,总要有承接的吧,承接的东西,或许是一块木板等,但也有可能是二楼,茶在地下发酵容易吸到地气,有土土腥味,这只是牵扯到和渥堆茶接触层面的问题,它不是离地与不离地的问题。况且所谓离地发酵,或者说让承接渥堆的普洱茶层面不是水泥地的种种试验,过去几十年也都尝试过,不是啥新鲜事,了解历史的朋友多少会知道一点,怎么突然今天又提出啥“离地发酵”、竹篓发酵,绕的一众一知半解的普洱茶油一愣一愣的。其实地面虽然有土腥味,但原料只要摆多几年,啥地味都能去除的,关键假若长期用于发酵的老地,土腥味已经很少了。但这些显然很多论坛的朋友并不了解,三言两语的新鲜词就让他们以为又是啥普洱高科技的时候,孜孜不倦的讨论半天。

共2页: 上一页12下一页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